中国政府禁用Intel和Windows?毫无意义的信创、从日本PC 98、DoCoMo 3G手机和苏联的科技谈起

Tinyfool的胡说八道
28 Mar 202451:30

Summary

TLDR本期节目讨论了信息技术创新发展(信创)的概念,指出其旨在构建安全可靠的计算机系统,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通过分析金融时报关于中国政府采购政策的报道,讨论了信创的背景和目标,以及实现过程中遇到的挑战。同时,通过日本PC98、Docomo 3G手机和苏联科技的例子,警示了局部优化和特化技术可能带来的长期风险,强调了科技发展的全球性和不断迭代的重要性。

Takeaways

  • 🌐 信创(信息技术创新发展)是中国政府推动的全面国产化计算机系统的战略,旨在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
  • 🇨🇳 中国政府已指示减少采购英特尔和AMD芯片,以及减少使用Windows操作系统和国外数据库软件。
  • 🔄 信创战略的目的是构建安全可靠的计算机系统,特别是在政府部门中推广使用国产硬件和软件。
  • 🚀 信创的发展可以追溯到2016年左右,最初被称为“安可”,意为安全可靠,但因敏感性问题,现在更多使用“信创”一词。
  • 📈 信创的实施路线图非常全面,涵盖从党政机关到金融、电信、电力等多个行业,以及从应用软件到基础软件和网络安全的各个方面。
  • 🛠️ 信创面临的挑战包括技术兼容性问题,如Linux操作系统和龙芯处理器在实际应用中遇到的驱动程序和硬件支持问题。
  • 📱 日本的PC98和Docom的3G手机是技术创新的例子,但它们因未能与全球技术标准兼容而最终被市场淘汰。
  • 💡 科技的快速发展可能导致今天看似有效的信创解决方案在未来变得过时,需要持续的创新和适应。
  • 🔄 历史上的苏联尝试建立自己的技术标准,如三进制计算机,但由于与全球主流科技发展背道而驰,最终未能持续成功。
  • 🔍 信创的成功不仅取决于技术实现,还需要考虑长期的可持续性和与全球科技趋势的兼容性。

Q & A

  • 信创的全称是什么?

    -信创的全称是信息技术创新发展。

  • 金融时报报道的关于中国政府采购政策改变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金融时报报道提到,中国政府在12月下达内部指示,不再采购英特尔和AMD的芯片,并尽量减少采用Windows操作系统和国外数据库软件,以推动政府机关和部门从个人电脑到服务器的全面国产化。

  • 安可和信创在本质上有什么区别?

    -安可和信创在本质上没有太大区别,都是指推动国内信息技术的安全可靠和国产化发展,只是安可这个词在宣传时较为敏感,所以现在更多使用的是信创这个词。

  • 信创的发展路线图包括哪些方面?

    -信创的发展路线图非常全面,包括了各个行业如党政、金融、电信、电力等,以及应用软件、协同办公、基础软件、网络安全等多个层面。

  • 汉芯丑闻具体是指什么?

    -汉芯丑闻是指一个DSP芯片被错误地宣传为通用的GPU或CPU芯片,实际上是将摩托罗拉的芯片上的标记擦除后,人工写上汉芯字样,并非真正的自主研发成果。

  • 龙芯芯片在信创中扮演什么角色?

    -龙芯芯片是一个真实存在的芯片,可以用来做通用计算,虽然早期版本没有商用价值,但它的目标是替代Intel和AMD的芯片,用于桌面操作系统。

  • 日本PC98系统是如何产生的?

    -日本PC98系统产生于1982年,由NEC公司创造,是为了让日本人可以在电脑上使用日文,因此构建了一套与标准PC有一定兼容性但又有不兼容之处的系统架构。

  • Docom的3G网络在日本的发展情况如何?

    -Docom是全球最早普及3G网络和3G手机的公司,曾引领日本3G服务的发展,提供了包括移动支付在内的多种服务。但随着iPhone的引入和普及,Docom的3G网络逐渐失去了市场优势。

  • 苏联时期的科技发展有哪些特点?

    -苏联时期的科技发展特点是尝试构建与美国不同的技术标准,如三进制计算机,同时在数学和物理领域有优秀表现,并发明了如俄罗斯方块等著名游戏。但由于冷战和意识形态的原因,苏联的科技与西方有一定的隔阂。

  • 科技迭代对信创的长期影响可能是什么?

    -科技迭代可能导致信创在短期内虽然能够满足一定的需求,但在科技快速发展的五年到十年后,可能需要全部更换,以跟上世界科技的发展水平,这将带来巨大的更新成本和适应挑战。

Outlines

00:00

📰 信创背景与政府采购政策

该段落讨论了信创(信息技术创新发展)的背景,提到了政府内部指示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特别是英特尔和AMD芯片以及Windows操作系统。文章指出,这一政策并非完全准确,而是更倾向于国产化政府采购。此外,还提到了安可(安全可靠)的概念,强调构建安全可靠的计算机系统的重要性。

05:01

🚀 信创的技术挑战与历史沿革

本段内容深入探讨了信创在技术实施上的挑战,特别是龙芯处理器和Linux操作系统的应用。同时回顾了中国计算机行业的历史,包括核高机、南风1727等项目,以及汉芯丑闻。作者通过与朋友的对话,揭示了信创在实际应用中遇到的困难,例如硬件兼容性和驱动程序支持问题。

10:02

🖥️ PC98、3G手机与苏联科技的历史教训

这一部分通过讲述日本PC98系统、Docom的3G手机以及苏联科技发展的历史,来警示信创可能面临的风险。这些案例展示了即使在特定时期内技术上的局部优势也不能保证长期的成功。作者强调,科技发展的快速变化可能导致现有的系统迅速过时,因此信创需要考虑如何适应未来可能的技术革新。

15:03

🌐 科技自立与全球化的平衡

作者在这一段中讨论了科技自立与全球化之间的平衡问题。通过对比历史上的例子,如日本的PC98和Dokoma 3G网络,指出过度依赖特定市场或技术可能导致全球竞争中的劣势。同时,作者提出中国在追求信创的过程中,需要警惕局部最优解在未来可能带来的问题,特别是在面对全球科技快速迭代的情况下。

20:03

💡 信创的未来与科技发展的不确定性

在最后一段中,作者对信创的未来进行了展望,同时提出了科技发展的不确定性。通过苏联的例子,作者警示了追求独立技术标准可能带来的风险,尤其是在全球化和科技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作者强调,尽管信创可能在短期内实现一定程度的自立,但长期来看,需要考虑如何适应科技的持续进步和全球竞争。

Mindmap

Keywords

💡信创

信创是信息技术创新发展的简称,指的是中国政府推动的国产化信息技术产业,包括硬件和软件。在视频中,信创被提及为政府采购的主要方向,旨在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构建安全可靠的计算机系统。

💡安可

安可即安全可靠,是信创的前身,强调在政府部门构建安全可靠的计算机系统。安可与信创本质上是相似的,都是推动国产化和减少对外依赖的战略。

💡国产化

国产化指的是产品或服务的生产和供应过程在本国完成,减少对外国技术和产品的依赖。在视频中,国产化是信创战略的核心目标,旨在推动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政府机关使用国产软硬件产品。

💡汉芯丑闻

汉芯丑闻是指中国一个被宣传为自主研发的高性能芯片,后来被揭露实际上是摩托罗拉的芯片,只是简单地擦除了原标识并重新标记。这一事件暴露了国产芯片发展的一些问题,也反映了当时中国在芯片技术上的不成熟。

💡龙芯

龙芯是中国自主研发的一款通用CPU芯片,旨在替代国外的同类产品,用于桌面操作系统和通用计算。龙芯代表了中国在信息技术领域自主创新的努力。

💡党政信创

党政信创是指在中国政府和党的机关中推广使用国产信息技术,以提高信息安全性和自主可控性。这是信创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目的是确保政府信息系统的安全可靠。

💡PC98

PC98是日本NEC公司在1982年推出的一款个人电脑架构,它特别为支持日文字符显示而设计,与标准的IBM PC架构有所不同。PC98在一段时间内成功地阻止了IBM PC兼容机进入日本市场。

💡Docomo 3G

Docomo 3G是日本电信运营商在2000年代初期推出的3G移动通信服务,它在全球范围内率先普及了3G网络和手机。Docomo 3G提供了高速网络和丰富的移动服务,包括早期的移动支付。

💡苏联科技

苏联科技指的是苏联时期的科学技术发展,包括在计算机、航天和其他领域的成就。苏联曾尝试建立与西方不同的技术标准和体系,如三进制计算机。

💡技术迭代

技术迭代指的是科技产品或技术理念不断更新换代的过程。在视频中,技术迭代被用来说明即使某个时期的技术能够满足需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新技术的出现,旧技术可能会被更先进的技术所取代。

Highlights

北京或中国政府内部指示不再采购英特尔和AMD芯片,减少使用Windows操作系统和国外数据库软件。

政府采购趋向国产化,从个人电脑到服务器全面推广使用国产技术。

信创(信息技术创新发展)的目的是构建安全可靠的计算机系统,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

信创的前身是安可,意为安全可靠,主要针对政府部门构建计算机系统。

中国政府推动国产化的行动可以追溯到2016年,与美中贸易争端无直接关联。

信创的实施包括全面的设计,涵盖各个行业和应用软件,基础软件和网络安全。

国产替代化有明确的路线图,从党政机关开始逐步推广至金融、电信、电力等行业。

信创的挑战包括硬件和操作系统的兼容性问题,以及驱动程序的支持问题。

技术人员面临的实际问题是如何在不使用Windows和Intel芯片的情况下,保证系统的稳定运行。

政府项目中遇到的技术挑战,如屏幕方向和操作系统兼容性问题,需要创新的解决方案。

信创的实施过程中,技术人员需要在保持技术独立性的同时解决实际应用问题。

日本PC98系统是一个特化日本市场的计算机架构,曾成功阻挡IBM PC进入日本市场。

Docom的3G网络和手机服务曾是全球领先的,但最终被iPhone等新技术取代。

苏联曾尝试建立自己的科技标准,如三进制计算机,但最终因与西方科技不兼容而落后。

科技的快速发展可能导致今天看似有效的解决方案在未来变得过时。

中国在早期科技发展中受到了苏联的影响,后来需要转变以适应西方科技标准。

中国信创的发展可能面临未来科技迭代的挑战,需要考虑长远的兼容性和可持续性。

科技历史上的局部最优解,如PC98和Docom 3G,最终都面临着被新一代技术取代的命运。

中国在推动信创的同时,需要注意全球科技发展的趋势,避免走入局部最优的陷阱。

Transcripts

play00:00

大家好 这里是Tinyfool的胡说八道 我是Tinyfool

play00:03

今天我们聊一聊这个信创啊 我们的题目是毫无意义的信创

play00:08

从日本PC98 DoCoMo 3G手机和苏联的科技谈起

play00:13

那么头两天呢 就24号 金融时报有一个报道说

play00:19

这个北京或者说我国政府啊 12月下达内部指示

play00:25

不再采购英特尔的芯片和这个AMD的芯片

play00:30

然后呢尽量的不再采用这个windows的操作系统

play00:34

还有这个国外的这个数据库软件啊

play00:37

这个当然指的是政府采购啊 政府采购

play00:41

要在这个政府机关啊或者说部门里头呢

play00:45

从个人电脑到服务器都要全面的国产化

play00:48

那么这个事儿呢 其实金融时报的报道其实有点不太准确

play00:54

另外稍微有点煞有其事

play00:57

这个事儿呢 其实就是所谓的信创

play01:01

这个信创呢 一般这个名词我也记不住全称啊

play01:08

就是信息技术创新发展 大概这么个词

play01:12

但是这个词呢 更早之前呢 叫做安可

play01:16

安可就是安全可靠啊 就是说我们要构建

play01:19

特别是在政府部门构建这种安全可靠的计算机系统

play01:24

那什么东西不安全可靠呢

play01:26

就是用了外国CPU 用了美国的芯片 用了美国的Windows的这些东西

play01:32

那么这是不是川普上台以后的美中争端以后才起来的呢

play01:38

其实并不是 这其实是一直以来的应有之义

play01:42

只不过安可这个词啊 它可能出现的没那么早

play01:46

它可能是2016年左右出现的

play01:48

然后安可这个词呢 又特别敏感

play01:51

就跟美国之前说跟中国脱钩 脱钩听着挺敏感

play01:56

所以美国他们现在就是讲 要构建这个安全的供应链

play02:00

那么中国呢 可能也觉得安可比较敏感

play02:03

所以现在一般宣传的时候提的是信创 而不是安可

play02:07

但是在内部 安可这个词也还是在用

play02:10

就安可和信创你可以认为本质上是差不多

play02:13

就是一个路线图 怎么在这个整个的中国的这些国企啊

play02:19

政府部门里头尽量的去海外化 或者叫尽量的国产化

play02:24

那我给大家看一下 它这个路线图是什么

play02:27

首先可以看到它这个设计的是非常全面的

play02:32

包括行业啊 比方说党政

play02:34

党政就是政府部门和这个党务部门对吧

play02:38

金融 电信 电力

play02:40

然后呢 所谓的应用软件 留版签

play02:43

就是说这种办公系统 就是流程 版本管理和签字系统

play02:47

然后协同办公 就是文档这套东西 ERP

play02:50

然后呢 基础软件 它就是其实你看它是很全面的

play02:54

包括了上面的应用软件和下面的语音基础设施 网络安全等等

play02:59

然后另外一个点呢 就是你在看这个呢

play03:01

你大概就能看得更详细一点

play03:03

其实就是说 大概来说这种总体的国产替代化

play03:08

或者说这种优先国产

play03:12

或者说是在政府里头推动这个国产化这个事呢

play03:15

其实是非常早的

play03:17

06年我们就有核高机

play03:20

然后这些是一步一步来的

play03:22

核高机 南风1727 信创17 信创27

play03:27

那么 这个金融时报报道的这个事呢

play03:31

其实大概率指的是2047年

play03:34

不是 2027年的信创的一个目标

play03:38

今天其实完全没有做到 完全没有做到

play03:41

但是这个路径图是很清晰的

play03:44

比方说你在搞核高机的时候

play03:46

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干的事情

play03:49

我那个 我大家可能有印象

play03:51

就是之前出过一个汉芯丑闻

play03:54

汉芯丑闻 当然那个丑闻也是有点不太

play03:58

大家可能听到芯片就怎么怎么样

play04:01

其实它根本就不是我们说的通用的GPU CPU

play04:05

它是一个DSP芯片

play04:07

但是当时那个汉芯丑闻是什么呢

play04:09

就直接把摩托拉的一个芯片拿过来

play04:12

把表面上的这个封皮啊

play04:14

就是那个封装上面有一个标记

play04:16

说我这是什么什么牌子的

play04:18

它有一堆数字 一堆编码

play04:20

把这个摩托拉的标记给擦除了

play04:23

然后呢 在人工在写上啊

play04:25

说我这是汉芯

play04:27

那么那个其实都不是我们今天信创说的那种

play04:30

真正能在办公系统里头去替代这个

play04:33

Intel替代AMD的这套东西

play04:35

它只是一个DSP芯片啊

play04:37

就并不是一个计算机系统的主体

play04:40

它只是用来做数字信号处理的这个东西

play04:43

但是在当时为什么会有汉芯这种事呢

play04:46

就是一方面政府的想法很大

play04:50

另一方面其实在那个时间点

play04:52

中国的不管是芯片还是软件行业都非常不成熟

play04:57

那个时候你要要求出成果

play04:59

要不然就是骗你 要不然就是忽悠你

play05:01

要不然就是拿一个垃圾的东西出来用啊

play05:04

比方说跟汉芯时间差不多的龙芯

play05:07

龙芯倒真的是一个真实存在的芯片

play05:11

而且它真的是可以用来做通用计算的

play05:13

但龙芯至少当年出来的版本

play05:16

就是你谈不上任何商用的价值啊

play05:19

所以当时做龙芯也好什么的

play05:22

它的目标当然是做桌面操作系统

play05:24

就是给你用来能跑类似于跑Windows这样的东西

play05:28

但实际上龙芯一开始只能用来跑一些嵌入系统啊

play05:32

就是一些仪器啊一些对预算要求不高的东西

play05:35

但是你看到这个路线图你就明白了

play05:37

这不是一个一页之间出来的东西

play05:40

是一代一代的啊

play05:42

这个从上到下从技术部门

play05:44

从这个从这个政府的思路里头一代一代出来的一个东西

play05:50

然后这个是党政信状的发展进展啊

play05:53

你也可以看到

play05:54

它也有基本上有这么一个历程啊

play05:57

你可以看到就是它其实是有一个路线图的

play06:01

那么更下面这个呢

play06:02

其实就更清晰啊

play06:03

就是说或者说从另一个角度

play06:05

你可以看到说我一开始是希望党政机关

play06:09

就是政府直接最管的最严的部分全部替换

play06:13

另外呢就是所谓的党政机关

play06:15

它需要用到的计算机大概就是一些流程审批

play06:20

它没有太多的就是计算要求

play06:23

没有太多的复杂应用

play06:24

就是文档和这个数据

play06:27

所以它是比较简单的

play06:28

所以开始是推党政

play06:30

再下来是推金融和电力啊

play06:32

这些东西也是跟政府比较紧密联系的

play06:35

再下来推石油交通航天

play06:38

一步一步的推啊

play06:39

就是先从好推的推着

play06:41

但是最终的目标是甚至希望推到消费端

play06:45

或者说一些非国企啊

play06:47

但是但是这个越往后的可能越难推

play06:49

这是另一个时间路线图

play06:53

大家简单看一下就是你看了这个

play06:55

你就知道它不是一个一夜之间冒出来的东西

play06:58

那么我现在住在酒店啊

play07:01

我昨天来了北京

play07:03

其实就是因为我有一个老朋友

play07:05

一位这个我们技术行业的大佬啊

play07:08

过生日

play07:09

然后所以我们就吃了个饭

play07:10

然后呢席间各种各样的技术人员啊

play07:14

以前做程序的或者现在开公司的

play07:17

或者自己还在做技术的

play07:19

反正各种各样的人

play07:20

其中我一个很好的朋友呢

play07:22

他就是目前就在做信创的生意

play07:25

所以我们吃饭时候聊了很多关于信创的事情啊

play07:29

那当然其实几年前

play07:31

他就开始做信创

play07:32

之前我们就沟通过

play07:33

但是好几年没见了

play07:34

我又问了问他们最近的一些发展状况

play07:37

首先呢

play07:38

其实就是说

play07:39

你知道就是政府有了这个想法以后

play07:42

它实际上还是要派给比方说某个国企啊

play07:45

比方说某些大国企来做这个事

play07:47

但是呢

play07:48

最终还是大国企也没人会干事

play07:50

你知道吗

play07:51

就是很多事其实这个这个不吐槽这些事了

play07:55

今天不吐槽这些事了

play07:56

不吐槽他们讲的大国企的那些扯淡的事了

play07:59

但是那个最终会派到最终还是会分包到一些具体的做IT的做技术的这些厂商

play08:08

一些小厂商一些大厂商一些系统集中商

play08:11

就是以前卖这些Windows卖Intel CPU卖电脑

play08:16

然后顺便给你做系统集成的这些公司

play08:19

我这朋友他们就在做信创

play08:21

他就给我吐槽什么呢

play08:22

就是目标是很简单

play08:24

就是说你不能用Intel了

play08:26

不能用AMD了

play08:27

你要用什么呢

play08:28

那你当然就是用龙心呢

play08:30

或者国内还有一家叫什么给忘了

play08:32

然后呢

play08:33

你就要你也不能用Windows啊

play08:36

一个是Windows也不支持龙心

play08:38

另外呢

play08:39

就是说有些Windows支持的ARM以后也不让用了

play08:43

那么怎么办呢

play08:44

就是你也得用Linux

play08:46

然后他们实际上遇到的问题是什么呢

play08:49

就是说其实你玩过嵌入系统

play08:53

就是在嵌入系统上跑个Linux其实并不难

play08:56

但是呢你今天能买到的很多很多的设备啊

play09:01

它有一个很大的问题

play09:03

一个是操作系统一个支持

play09:05

一个是就是这个叫什么叫驱动程序的支持

play09:10

那么他们遇到了一个问题

play09:12

就是说你采购来的这个这个显示器

play09:15

这个CPU啊

play09:17

你这个操作系统Linux装完了以后

play09:19

凑在一起它总有一些问题

play09:22

不是那种特别大的问题

play09:23

这个系统不是跑不起来

play09:25

结果呢就是死活搞不定

play09:26

有一些小问题

play09:27

它遇到了一个具体的问题

play09:29

就是说这个如果这个机器的屏幕啊

play09:32

是横屏的就没有问题

play09:35

但有很多呢这些在政府部门用的一些这种

play09:38

比方类似于什么

play09:40

你比方你去银行啊

play09:41

或者有个取票机啊

play09:43

或者你去那个这个这个这个地铁啊

play09:45

你其实地铁你知道地铁现在刷卡

play09:48

就是就是地铁那个闸机啊

play09:51

都是大多数用的都是Windows

play09:53

我们怎么知道呢

play09:54

就是它正常运行的时候你看不到

play09:56

你看的就是一个

play09:57

你的这个余额什么的这个信息啊

play10:00

就请刷卡这些信息

play10:02

但是呢它有时候会死机

play10:03

或者有时候它这个会出故障

play10:06

就露出一个Windows桌面

play10:07

或者是一个Windows死机的界面

play10:09

你就知道是Windows

play10:10

其实在倒退十年二十年

play10:14

在地铁闸机也好

play10:16

在很多这种触摸屏也好

play10:17

都是嵌入系统的

play10:19

很少用Windows

play10:19

但是实际上为什么后来都是Windows呢

play10:22

实际上就是因为PC这个架构

play10:24

就是我们大家用的电脑这个架构

play10:26

用的越来越普遍以后

play10:28

那些老的低端PC

play10:30

比方586级别的

play10:31

或者686级别

play10:32

它已经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play10:34

它们变得非常之廉价

play10:36

它们就打入了嵌入市场

play10:38

因为我们以前的理解就是说

play10:40

嵌入市场用一些比较弱的CPU啊

play10:42

比较比较便宜的CPU

play10:44

然后就可以可以做事情

play10:46

但是呢现在的很多系统越来越复杂

play10:49

又需要扫二维码

play10:50

又需要驱动摄像头

play10:51

所以就需要你这个东西

play10:53

不能在一个最原始的那种

play10:55

比方说51级别的这个东西跑

play10:58

它就非常困难

play10:59

你需要支持各种各样的硬件

play11:01

这硬件本来都是给PC设计的

play11:03

那么Windows呢

play11:04

就是天生就可以做这事

play11:06

然后呢

play11:07

这个比方说586,686啊

play11:08

它这些这个就是比较廉价的

play11:11

Intel的这个老的芯片啊

play11:13

它本来也是绰绰有余做这些事

play11:16

所以Windows就后来就横扫了嵌入市场

play11:19

很多地方都用的是它

play11:20

包括还有最大的问题就是开发比较方便

play11:23

你招一个专门写嵌入的程序员

play11:25

而且这个嵌入程序员还得懂这种

play11:28

各种多媒体的开发啊

play11:29

包括现在可能要懂一些这个AI啊

play11:32

什么它就比较复杂

play11:33

但是你找一些Windows程序员

play11:34

这个这个是市场上很多的

play11:37

各种原因吧就这样

play11:39

那么在这种结果下

play11:42

他们现在要去用一个Linux

play11:44

用一个龙心来驱动一个嵌入式系统

play11:47

他们就遇到了很多问题

play11:48

当然每一家新创会遇到不同的问题啊

play11:50

因为你涉及到你采购的硬件

play11:52

还有你采购的软件

play11:53

还有你要做的业务模式

play11:55

他们遇到的问题就是

play11:56

他们要做一个竖屏的这个触摸屏系统的时候呢

play11:59

就发现他们那个驱动有问题

play12:02

死活都搞不定

play12:03

当时我就在在座

play12:05

我说那很简单啊

play12:06

就是咱们还是横屏

play12:08

你呢用个铁板一遮

play12:10

就只把竖屏这一块露出来就行了对吧

play12:13

就露出来这一部分

play12:14

然后呢

play12:15

这个旁边就有一些别的做技术的兄弟们就说

play12:18

你这太扯淡了吧

play12:20

浪费多大屏幕

play12:21

我让我那兄弟就说

play12:22

没就是这么做的

play12:24

我们就是这么做的

play12:25

这个政府或者说这个大企业

play12:27

他们投入的时候

play12:28

这点成本算什么

play12:29

就是无非这屏幕有一半

play12:30

有一大半被被遮住看不到

play12:33

但是当你设置一个虚拟桌面

play12:35

然后你在同时用铁板遮住

play12:37

用户看起来这屏幕就是这么小的

play12:39

就是这问题就解决了

play12:40

我说这不就解决了吗

play12:42

还有什么问题

play12:43

他说问题是呢

play12:44

他们有一个系统又必须得跑windows

play12:47

那跑windows呢

play12:48

有两种跑法

play12:49

就是一种是你在里头真的欠一个windows

play12:52

就是再欠一个intel cpu的一个小机器

play12:56

或者另一种呢

play12:57

是我在里头虚拟机一个windows

play12:59

他说呢

play13:00

这种方式呢

play13:01

解决了以后呢

play13:02

欠的那个windows又出了问题

play13:04

就是说你其实

play13:05

其实我说的这个具体的案例啊

play13:07

可能不是每个信上都会出现

play13:09

但你知道就是说

play13:11

现在整个世界最销量最大的是PC

play13:14

然后呢

play13:14

而且嵌入系统里头最广泛用的也是PC

play13:17

然后各种这个这种硬件厂商啊

play13:20

他的这个驱动程序也主要是供给PC的

play13:23

Linux那边

play13:24

他们有时候可能只会提供一个非常弱的

play13:27

没有经过调优的一个

play13:28

至少就算能跑的公版的这个驱动程序

play13:32

这些驱动程序往往有很多问题

play13:33

但是你写驱动程序是必须得专家啊

play13:37

高手来写

play13:38

大多数人又没有能力去自己调试这种驱动程序

play13:41

所以就出很多很多的问题

play13:43

那我说那很简单啊

play13:45

那那干脆啊

play13:46

干脆你就在里头在就是我们采购的时候

play13:50

把这个龙心这部分

play13:52

然后呢

play13:53

这个这个Linux这部分写的特别光明正大啊

play13:58

这这几个板子啊

play13:59

好大一坨

play14:00

然后呢

play14:00

我们呢去买一个这种现在不是有那种卡上系统吗

play14:04

就是像一个U盘一样的系统

play14:07

就能直接跑Windows

play14:08

这个现在已经技术很成熟了

play14:10

你在里头再怼个U盘对吧

play14:11

这个U盘再怎么怎么样

play14:13

他说没错

play14:15

我们就是这么干的

play14:16

但是主要是那你们又出了什么问题呢

play14:19

他说谁知道呢

play14:20

就是以前你做一些政府的项目

play14:22

领导其实什么都不懂

play14:24

就是你拿把这个技术方案上去了以后

play14:26

只要最后看起来是对的

play14:28

就比方说举个最简单例子

play14:29

你哪怕真的是放一台Intel

play14:31

放个Windows对吧

play14:32

人贴个牌子说我这是Linux

play14:34

这领导也不太懂

play14:35

但是现在也不行了

play14:37

领导里混入了懂技术的人

play14:39

混入了坏人

play14:41

就是这个领导里头有人一看你这方案不算真的新创啊

play14:45

你这里头还有Windows啊

play14:46

这怎么办

play14:47

可是问题是你原来的这套系统

play14:53

本来就是基于Windows开发的

play14:56

有的部分可以现在换掉了

play14:57

有的部分还没换掉

play14:59

有部分现在可能都找不着人来做二次开发了

play15:02

怎么换

play15:03

然后就跑了那么久了对吧

play15:05

这都是问题

play15:07

但是反正他们最后怎么解决我也不知道啊

play15:09

反正我说干脆干脆

play15:11

我给你一个最终结的解决方案

play15:13

他说怎么着

play15:14

我说你们把这机箱做的再大一点

play15:15

本来是这么大一机箱对吧

play15:17

你做的再大一点

play15:18

然后呢

play15:19

里头放一台Linux对吧

play15:20

放个龙心

play15:22

然后呢

play15:22

你人坐在里头

play15:24

你呢

play15:25

抱个Windows笔记本

play15:26

然后呢

play15:27

有人输入了需求以后呢

play15:29

这个Linux呢

play15:30

就在这个房间里头啊

play15:32

这个盒子里头给你一个指令

play15:34

说有人要取钱

play15:36

或者有人要刷卡

play15:37

有人要干嘛

play15:38

要干什么事

play15:40

然后你呢

play15:40

就敲那个Windows笔记本把事解决了

play15:43

然后你再敲这个Linux

play15:45

再把这个问题解决

play15:46

我说这就解决了

play15:48

他说哎

play15:48

这个听着不错

play15:49

这个可能能解决问题啊

play15:51

这至少我和那个Windows

play15:53

它不是这套系统的部分

play15:55

后来我们又研究了一个说法

play15:57

叫什么呢

play15:58

叫民主集中制的信息创新

play16:01

或者叫信息安全

play16:02

怎么做呢

play16:03

很简单

play16:03

就是说你啊

play16:05

现在有好多这个

play16:07

你按照信创的要求

play16:08

好多系统不是解决不了吗

play16:10

而且这个政府啊

play16:11

说难听点

play16:12

政府做很多这个系统集成啊

play16:14

他可能甚至连代码管理

play16:16

他都不知道

play16:17

就是说他真的想改的时候

play16:19

都不知道找谁去修改

play16:20

你知道

play16:21

而且那些给政府做外包的很多这个厂商

play16:24

有可能就死掉了

play16:25

你都找不着人来做后续开发

play16:27

我说呢

play16:28

干脆这样每套系统这么做

play16:31

就是说每套系统呢

play16:33

放一台Linux

play16:34

放一台龙心的这个机器啊

play16:36

这叫主控机

play16:38

主控机做一切的这个用户输入

play16:42

做一切的核心的东西

play16:43

但是呢

play16:44

他不是有些业务他做不了吗

play16:46

他再把这个业务转发给某一台比方Windows的服务器

play16:50

或者一什么东西对吧

play16:52

这个呢

play16:52

叫民主集中制

play16:54

而且那些他主控机呢

play16:55

具有最高权限

play16:57

对吧

play16:57

是如果你觉得Windows那台机器有安全问题了

play17:01

一键就可以把它断网

play17:03

就把它踢出去了

play17:04

就把它给甚至可以给他加个自毁按钮

play17:06

对吧

play17:06

这叫民主集中制啊

play17:08

就是说你这帮

play17:09

这帮这个非信创的机器

play17:13

非安可的机器

play17:14

对吧

play17:15

你们都是群众

play17:16

你们可以干活

play17:16

但是你没有最终决策权

play17:18

我们拿一台信创的安可的机器来做最终决策权就解决了

play17:24

play17:24

我们不扯这个蛋了啊

play17:25

就是在大概几年前

play17:27

他就在做信创

play17:29

那个时候就是各种槽点啊

play17:31

就是各种政府部门或者各种这个国企

play17:35

他们里头这些信创的这个事儿

play17:38

里头就是做这些项目就各种槽点

play17:40

那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以后

play17:42

见到他还是各种各样的槽点啊

play17:46

各种其他的做信创的人

play17:47

我估计也是各种无语啊

play17:49

各种各种这个悲催

play17:51

我讲讲三个有点相关啊

play17:56

但不完全一样的故事

play17:58

第一个是日本的PC98 系统啊

play18:00

第二个是Docom的3G

play18:02

第三个就是苏联

play18:05

苏联的科技啊

play18:07

那现在很多年轻人可能不知道

play18:10

什么叫日本的PC98 系统啊

play18:13

这个呢实际上是这样的

play18:15

如果你像我这个年纪啊

play18:18

在我们小时候

play18:19

比方说90年代2000年的时候

play18:21

我们如果玩一些日本游戏啊

play18:24

日本的电脑游戏

play18:25

我们都得去装一个PC98 模拟器才能玩

play18:29

否则这个游戏运行起来就乱码

play18:31

就什么都看不见

play18:32

装了这PC98 模拟器以后呢

play18:34

这个游戏呢就可以正式正常的显示

play18:37

这个日文和日文汉字

play18:39

就这么一盒东西

play18:41

那是我们对PC98 最早的理解

play18:44

后来呢

play18:44

我才去了解了PC98 的历史啊

play18:46

PC98 是个什么东西呢

play18:49

是1982年的时候

play18:51

这个叫NEC的这家公司

play18:53

他创造的一个类似于PC的架构啊

play18:58

实际上他真正的名字叫PC98 00啊

play19:02

他这个真名叫PC98 00

play19:04

但一般来说

play19:05

我们就把它叫PC98 啊

play19:06

就是这一般这是一个简化的名称

play19:09

所以你叫PC98 的时候

play19:10

可能有人以为这是1989

play19:12

98年出的东西

play19:13

其实不是他1982年就有了

play19:15

为什么1982年时候会有这种PC98 系统呢

play19:18

就是因为原生的PC

play19:21

就是我们说的这个这个IBM PC啊

play19:23

就是我们说的这个个人电脑

play19:26

Windows

play19:26

Intel这种个人电脑

play19:28

最早是DOS嘛

play19:29

这个个人电脑

play19:30

他以前是不能显示英文以外的字符的

play19:33

可能有一些欧洲字符

play19:35

就是那种完全的跟英语类似的这种

play19:40

就是字母型的文字

play19:41

就是他只有几十个字

play19:43

26个字母的这种

play19:44

比方说什么什么

play19:46

一些俄文

play19:47

好像应该也是二十几个字母

play19:49

就是还有好多那种

play19:51

就是这种欧洲的文字啊

play19:54

他都是这种拼音文字

play19:55

他是这样的

play19:56

但是呢

play19:57

汉字呢

play19:57

我们可能常用汉字

play19:59

以前说有几千个

play20:01

现在到了这个UNICODE

play20:03

我们可能是有16万汉字吧

play20:06

然后日文呢

play20:07

他首先有平假名片假名

play20:09

这是50个

play20:10

所谓的50音图

play20:11

然后呢

play20:13

50音图指的是是一个

play20:15

一个是25个

play20:16

应该是就是平假名和片假名各有25个

play20:19

因为我虽然学了点日语

play20:21

但是我数学不好

play20:23

记不清

play20:24

然后呢

play20:25

日文里头又包括大量的汉字

play20:28

日文的汉字不是中国汉字的全部

play20:31

但是包括大量的中文汉字

play20:33

可能日本认为常用的中国汉字

play20:35

可能就得有几百个

play20:37

可能全用的话

play20:39

可能有几千个

play20:40

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概念

play20:42

所以在日本

play20:43

在电脑啊

play20:44

在开始进入到日本的时候呢

play20:47

NEC就做了这点事情

play20:48

就是为了让日本人可以用到日文

play20:51

在电脑上可以用日文

play20:53

所以构建了一套系统

play20:54

这套系统和标准的PC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呢

play20:58

他就加了两个显示控制器

play21:01

一个显示控制器用来显示文字

play21:03

就是英文和日文字符

play21:05

另一个呢

play21:06

显示视频图形信号

play21:07

也就是说他需要有一个就是类似于显卡的东西

play21:12

这套东西是跟PC不一样的

play21:14

但总的来说架构是大差不差的

play21:17

我们知道IBM一开始

play21:19

这个PC是纯粹是IBM的

play21:21

但是呢

play21:22

后来因为IBM整个这个体系架构是公开的

play21:25

所以后来就出现了各种PC兼容机

play21:27

而且就可以绕开IBM去生产

play21:30

你可以理解成NEC这套系统也是一个PC的

play21:34

就是兼容机

play21:37

但是呢

play21:37

他最大的区别就是

play21:39

他是率先支持日文的

play21:41

所以呢

play21:42

这套PC98 其实是跟我们常用的PC有一定的兼容性

play21:47

但是有很多不兼容的地方

play21:48

而且呢

play21:49

他实际上是NEC改

play21:51

他还需要运行在一个NEC改造过的

play21:54

MS-DOS就是跟微软合作的

play21:56

甚至这个PC98 在后期还支持Windows

play21:59

也是要去魔改一下Windows

play22:02

但是Windows就是微软和这个NEC去合作的

play22:06

那么这套系统的结果是什么呢

play22:09

结果是在十多年的情况下

play22:12

整个PC兼容机是进不了日本市场

play22:15

就在日本只有PC98

play22:17

就是虽然技术上比较接近

play22:19

但是其他的做IBM兼容机的厂商

play22:23

做出来的标准的IBM的兼容机

play22:26

PC兼容机

play22:27

他是进不了日本市场的

play22:28

因为在早期只有他支持这个日文的显示

play22:33

到了后期

play22:35

这个IBM的PC里头开始原生的

play22:38

包括这个MS-DOS里开始原生的支持日文显示以后

play22:42

这体系架构升级了以后

play22:44

开始真的支持了以后

play22:46

那么PC98 才开始示威

play22:48

但是从82年一直到2003年

play22:52

PC98 这套架构才彻底的消失

play22:55

才彻底消失

play22:56

那么这个事呢

play22:57

在中国其实有非常类似的东西

play23:00

在1991年

play23:02

这个史玉柱就是做汉卡出身的

play23:04

现在的很多年轻人可能知道

play23:06

史玉柱是做保健品的

play23:08

是做游戏的

play23:09

但实际上史玉柱的第一桶机是做汉卡

play23:12

就是中国在早期也遇到了完全一样的问题

play23:15

就是标准的IBM PC

play23:17

拿到中国的时候

play23:18

它是不支持汉字显示的

play23:20

在那个年代呢

play23:21

计算机的速度也很慢

play23:24

所以必须用硬件来解决

play23:25

那NEC他们的方法就是

play23:27

我们直接改造这个PC的架构

play23:30

然后呢

play23:31

史玉柱他们的做法就是做了一个

play23:33

外置的这个汉卡

play23:36

这两个方案其实差不多

play23:37

但是呢

play23:38

NEC的技术或者说

play23:40

日本当年的这个计算机技术

play23:42

比中国好太多了

play23:44

所以它有能力不仅是做一个插卡

play23:47

而且它可以直接把标准的IBM PC机

play23:50

挡在国门之外对吧

play23:52

那史玉柱他们做汉卡的时候

play23:53

已经是1991年了

play23:55

就是日本是1982年就做自己的这套东西

play23:59

你大概就知道

play24:00

就中国人用计算机比日本人

play24:02

大概要晚十年

play24:03

就是中间不是没有过计算机

play24:06

只不过就是说

play24:07

我们认为的主流的

play24:08

就是这个使用比较普及的计算机

play24:11

中国出现的其实晚得多得多

play24:13

到了后期随着IBM PC的进化

play24:17

随着Windows随着DOS的进化呢

play24:19

中国还出现了这种软的汉卡

play24:22

也就是所谓的中文操作系统

play24:24

实际上就是把这个

play24:25

把这个用来显示汉字的逻辑

play24:28

写成一个软件

play24:29

然后外挂到这个操作系统上去

play24:32

外挂到DOS上去

play24:33

中国当时有非常有名的

play24:34

叫UC-DOS和CC-DOS

play24:36

我们年轻的时候都用过这些东西

play24:38

在一开始你不用这些东西

play24:39

你确实没有办法输入汉字

play24:41

那么但是呢

play24:43

这个事就跟日本其实是有区别

play24:46

但是没有区别的是什么呢

play24:48

就是不管是日本这种PC-98架构也好

play24:51

还是中国的汉卡和UC-DOS

play24:54

CC-DOS也好

play24:56

在某一个阶段

play24:57

我们都觉得这是打败了美国科技

play25:00

就是你想PC-98

play25:02

让IBM的机器和IBM的兼容机

play25:05

都无法进入到日本市场

play25:07

日本市场一直赌秀

play25:10

那么这个就是很明显的

play25:12

那在中国的技术圈

play25:15

特别是在我大学

play25:17

上大学前后那段时间吧

play25:19

就是我们一直营绕着一个观点

play25:23

就是只有中国人最懂中文

play25:24

这话到现在百度还在说

play25:27

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

play25:28

这个话其实在那个年代就已经有了

play25:31

但那个年代指的是什么呢

play25:32

指的是微软啊

play25:34

指的是IBM

play25:34

他们不懂怎么做中文操作系统

play25:37

怎么做中文的电脑

play25:40

但是后来Windows出现了

play25:43

Windows出现了

play25:43

当然中国也有一些这个技术人员

play25:46

比方说就是新浪的创始人

play25:49

王志东他就做了叫RichVin

play25:52

他是用类似的思想

play25:55

他在去把一个中文化系统

play25:57

外挂到Windows上去

play25:59

但是

play26:00

Windows到了Win95以后

play26:04

在Windows32的这个年代

play26:05

其实不管是日本也好

play26:07

在中国也好

play26:08

就是你这种原生的

play26:11

日本搞的PC98 也好

play26:12

中国搞的这种

play26:13

UC-DOS, CC-DOS, RichVin也好

play26:16

都还可以

play26:17

到了Win95以后

play26:18

Windows默认支持各种语言

play26:21

默认支持各种语言

play26:23

但当时还不是完全多内码

play26:26

就是说你执行中文Windows的时候

play26:29

和执行日本人Windows的时候

play26:30

它是两套底层逻辑

play26:34

今天我们用的操作系统

play26:35

都是默认各种语言都能同时支持

play26:38

当时你必须得选择

play26:40

你是某一种Windows

play26:42

你在安装的时候可以选

play26:45

你是中文Windows

play26:46

还是日本Windows

play26:47

类似这种感觉

play26:48

那么然后PC98 的市场就彻底消失了

play26:53

什么意思呢

play26:54

就是我想谈这个跟信创相似的部分

play26:58

当然有很多不相似的部分

play26:59

因为信创来自一些国家安全的需求

play27:02

来自一些中国政府自上而下的东西

play27:04

但是PC98 也好

play27:06

中文操作系统也好

play27:08

汉卡也好

play27:09

它们都是消费端自动自发形成的东西

play27:12

但它们其实是更有生命力的东西

play27:14

因为它们真的有用户需求

play27:16

它们不需要指令推广

play27:17

不像这个信创安可这些东西

play27:20

其实从上到下

play27:23

不管是具体的实施者

play27:26

还是国企的一些干部和使用者

play27:31

他们都不高兴

play27:32

因为就是已经用惯的系统

play27:34

换了一套系统

play27:35

而这套系统更难用

play27:36

但是PC98 也好

play27:39

汉卡也好

play27:39

UserDocs它们都是用户广泛喜欢的

play27:42

但是仍旧彻底失败了

play27:44

为什么

play27:45

因为你做的是一个

play27:47

正在持续发展的

play27:49

先进技术上面的

play27:52

微创新小改动

play27:54

你当然作为一个80年代

play27:57

82年的DOS和PC

play27:59

它不支持日文

play28:01

对日本市场来说

play28:02

这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play28:04

是个巨大的bug

play28:05

但是中间的日文部分

play28:10

相对整个DOS

play28:11

相对整个PC架构来说

play28:13

其实是个小部分

play28:14

只不过在这个DOS架构

play28:18

因为其实真的

play28:19

DOS最开始流行

play28:21

应该是从1.0

play28:23

但是3.0是比较好了

play28:27

从3.0到6.0

play28:29

到后头的Win95

play28:30

就是3.0到6.0中间

play28:31

你不要看DOS更新了很多次

play28:34

但对微软来说

play28:36

对IBMPC来说

play28:37

这些其实也是微创新

play28:39

就是你用DOS3和DOS4

play28:41

DOS5 DOS6

play28:42

没有本质区别

play28:43

但Win95出来了

play28:45

就一切全变了

play28:46

一切逻辑全变了

play28:48

在这个一切逻辑全变的前提下

play28:51

不管是中国的UC-DOS

play28:53

C-DOS

play28:53

HANKAR

play28:54

还是日本的PC98

play28:56

就完全跟不上形势了

play28:58

就马上被市场淘汰了

play29:01

这个就是我想讲的第一个故事

play29:04

sorry

play29:05

今天早上酒店早餐吃多了点

play29:08

然后可能吃的油了点

play29:12

我也是没出息

play29:14

然后这个事告诉我们什么呢

play29:17

就是你在短期内

play29:20

你可以压制需求

play29:21

甚至你可以认为说PC98 也好

play29:25

HANKAR也好

play29:25

UC-DOS也好

play29:26

它就是足够用的东西

play29:27

今天我们搞信创

play29:29

我们用龙心

play29:30

我们用Linux

play29:33

我们可以构建出一套系统

play29:35

大差不差的

play29:36

可能比方80%能完成原来政府

play29:40

党政

play29:42

国企的很多大面积的一些工作流

play29:47

但是科技在进步

play29:49

科技在进步

play29:51

对吧

play29:51

操作系统也在进步

play29:55

硬件的角度上来讲

play29:56

在大家觉得Windows

play29:58

PC这些东西最重要的时候

play30:00

手机系统出现了

play30:02

那么你今天玩信创

play30:04

手机两个操作系统都是美国的

play30:06

当然你可以说安卓是开源的

play30:08

你可以说安卓是开源的

play30:09

但是好吧

play30:11

安卓是开源的

play30:12

我们以后再聊这个问题

play30:14

然后再看

play30:15

比方说最近苹果发布的Vision Pro

play30:19

新一代的计算平台出来了

play30:21

那么举个例子

play30:23

我们只是举个例子

play30:25

假设Vision Pro代表的AR

play30:27

是未来军事科技

play30:30

或者是比方说教学

play30:32

或者是某种企业管理里头

play30:36

必不可缺的东西

play30:38

现在还不是

play30:39

比方说未来的战争

play30:40

大家都带个Vision Pro这样的东西

play30:43

在作战室里头就可以打仗了

play30:45

那么你到时候怎么办

play30:47

你今天的这龙心系统

play30:48

凑凑活可以把这些工作流给搞定

play30:51

你能不能把这些问题也能搞定

play30:54

就是你去想说

play30:57

我觉得今天这个世界发展的已经差不多了

play31:01

我今天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就这些

play31:04

我完全可以拿个龙心去替代

play31:06

没问题

play31:07

你这个想法在短期内是有可能实现的

play31:10

虽然信创的亲历者都是吐槽

play31:13

是有可能实现的

play31:14

你是有可能完成80%的

play31:17

就是政府效率下降

play31:19

这个无所谓的

play31:20

这对政府对国企来说都是小问题

play31:23

但是一些决定性的新技术产生以后

play31:26

你怎么办呢

play31:27

比方Vision Pro

play31:29

比方说AI

play31:30

现在的AI

play31:31

你今天你可以把China GDP挡在外面

play31:34

你可以说China GDP不进来

play31:36

我们用百度用文心言用通一千万

play31:39

play31:39

这个是建立在今天国内的所有的这些所谓的AI

play31:45

它有可能能拿到China GDP 3.5的能力

play31:48

甚至有可能追平China GDP 4的能力

play31:51

但今天China GDP 5早就做出来了

play31:54

只是没有发布而已

play31:56

China GDP 6也在训练了

play31:58

对吧

play31:58

这就是你大概知道的

play32:01

这个不用说的问题

play32:02

对吧

play32:03

然后呢

play32:04

OpenAI还做了一个Solar

play32:06

Solar你在前三年大家都在折腾China GDP的时候

play32:12

有人想过Solar吗

play32:13

国内有几家厂商想过Solar

play32:15

科技如果不进步了

play32:17

那PC98 也没有问题

play32:19

对吧

play32:20

如果说这个电脑的操作形式永远是DOS这套玩法

play32:25

PC98 可以一直活到今天

play32:28

UC-DOS和C-DOS

play32:30

WPS可以一直活到今天

play32:32

问题不是这样的呀

play32:34

科技有的时候是缓慢的提升的

play32:37

MS-DOS 1 MS-DOS 2 3 4 5一直到6

play32:42

有的时候是陡然提升的

play32:44

WIN95

play32:45

对吧

play32:46

然后整个AI也是这样

play32:48

就是以前不是说进入到了China GDP才有AI

play32:52

以前一直有AI

play32:53

40年代50年代美国就在研究AI

play32:56

但是大家那会儿都觉得AI到底有啥用啊

play32:59

没看出有多大用处

play33:01

到了2012年突然有一次陡然提升

play33:04

出现了深度学习

play33:06

当然深度学习的核心技术早就有了

play33:08

只不过那个核心技术在60年代50年代

play33:12

它没有现在的操作

play33:14

没有现在的这些算力

play33:16

没有现在这些data

play33:17

它是展现不出来它能力的

play33:19

还要包括一些算法的提升

play33:21

但是2012年突然有个陡然提升

play33:24

2012年突然陡然提升以后

play33:26

又开始进入到这种比较缓慢的增长

play33:29

所以当时在2018年的时候

play33:32

李开复老师曾经说过

play33:34

以后AI是中国的时代

play33:37

然后China GDP出来了

play33:39

所以你要想明白一件事

play33:41

就是说你可以搞另起炉灶这一套

play33:45

你可以去玩一些

play33:47

我觉得这个世界已经就这样了

play33:50

我去搞一套自己的系统

play33:52

我不去跟全世界最先进的

play33:55

竞争最激烈这条东西走

play33:57

当然你的说法不是这个

play33:58

你的说法是为了信息安全

play34:00

但实际上你做的事是这个

play34:03

你做的事是这个

play34:05

那么第二个例子是日本的Dokoma

play34:09

Dokoma跟PC98 这事还不完全一样

play34:13

但是也非常像

play34:14

Dokoma是全球最早普及3G网络

play34:19

和3G手机的这么一家公司

play34:21

就是在iPhone出现之前

play34:25

全中国和全世界的大多数的公司

play34:29

在谈到未来3G发展的时候

play34:31

都是仰望日本的

play34:33

在当时全球最多的3G用户就在日本

play34:37

而且日本的3G不仅是有快速的网络

play34:41

还有各种各样的服务

play34:43

今天我们说什么移动支付

play34:46

在Dokoma时代就有了

play34:48

iPhone没出来之前

play34:50

在日本其实就已经有移动支付了

play34:53

那么只不过它的Dokoma这套系统

play34:57

今天看起来比较原始

play34:59

但是它实际上从3G的服务上

play35:01

它是非常广泛的

play35:02

而且日本人都在用

play35:03

当时就是那种日式的翻盖机

play35:05

翻盖的3G手机

play35:08

但这套系统好不好呢

play35:11

很好

play35:11

但它也跟PC98 很像

play35:14

它是一个特化日本的市场的一个东西

play35:17

所以它卖不到别处去

play35:19

别的国家建不起来

play35:21

像Dokoma这样的3G网络

play35:22

所以这些为Dokoma3G网络

play35:25

去特化的这些手机虽然很好

play35:29

有的人跑到日本去

play35:30

觉得这东西真好

play35:31

买回来拿到中国

play35:32

发现这东西没有用处

play35:34

就是这个手机看着也很漂亮

play35:36

屏幕也很大

play35:37

然后硬件也很不错

play35:39

但是问题是它一旦失去了

play35:41

这套3G网络这背后的service的支持

play35:45

它就变得了无声趣

play35:46

它就跟一个普通的

play35:47

中国当时追求什么四十核显的这种

play35:50

这种非智能机是一样的

play35:52

在很长一段时间

play35:54

包括日本人都认为

play35:56

Dokoma这套模式是领先全球

play35:58

甚至会永远统治日本的

play36:01

直到iPhone出现了

play36:03

但是iPhone的第一代第二代的时候

play36:05

日本也有一个神话

play36:07

就是说iPhone是进不了日本市场的

play36:09

有很多很多的东西

play36:11

在日本都会出现这种问题

play36:14

就是日本人对有很多品质

play36:16

质量

play36:17

生活舒适度的需求

play36:19

确实美式科技

play36:22

有的时候是达不到的

play36:23

就是美式科技有时候经常是傻大黑粗

play36:26

当然我们最常见以前说傻大黑粗

play36:28

说的是苏联

play36:29

但是相对日本来说

play36:30

美式科技也可以算是某种傻大黑粗的东西

play36:34

所以大家一直认为说Dokoma在

play36:38

那么iPhone是进不了日本的

play36:41

但是当软银引入iPhone以后

play36:44

迅速iPhone就血洗了日本市场

play36:47

然后大家就觉得Dokoma这种3G不香了

play36:51

因为iPhone它这个手机本身能干的事情太多

play36:54

而且它最后也能接入3G

play36:56

这个也是日本历史上的一个东西

play36:59

就是说有很多很多的微创新

play37:03

局部创新

play37:04

它确实很不错

play37:05

但是如果你陷入到这种局部优化

play37:11

出不来的时候

play37:13

当整个世界有一个更快的发展阶段的时候

play37:16

你就会出现问题

play37:18

这很像中国

play37:19

就是我们

play37:23

Sorry

play37:23

我们以前历史学是按照马克思的五段论

play37:30

就是什么农历社会

play37:32

封建社会

play37:33

然后什么资本主义社会

play37:34

就是一套东西来的

play37:36

但是现在虽然我们在很多历史研究摒弃了马克思这套东西

play37:41

但是基本上你如果从封建

play37:44

帝制

play37:45

郡县或者什么东西

play37:46

你再看

play37:47

中国古代历史在某一阶段

play37:48

它确实早熟的

play37:50

比方说在帝制的出现上面是有一定早熟的

play37:54

不管你喜不喜欢秦始皇

play37:56

不管你喜不喜欢帝制

play37:58

你对周的这种

play37:59

包括孔子对周的这种崇尚

play38:01

对吧

play38:02

但是当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

play38:05

当生产历史发展到一定程度

play38:08

原来周的这种小共同体的这种统治

play38:12

它确实是搞不下去的

play38:14

那么

play38:15

但中国在帝制的传统下

play38:18

其实就陷入到另一个局部罪忧

play38:21

就是在帝制这个传统下

play38:23

在解决了中国式的所谓的分九壁和合九壁封

play38:29

然后政治权力

play38:31

比方说强干弱枝

play38:33

比方说防止翻阵作大等等问题以后

play38:40

中国陷入到了一个局部罪忧

play38:42

包括清

play38:43

就是包括清最后他其实可以

play38:45

其实你要是单论清来说

play38:48

他解决了传统的中国历史上的很多很多的王朝颠覆的原因

play38:56

比方说翻阵割据

play38:57

清是没有的

play38:59

比方说

play39:00

最后为什么

play39:02

最后我们为什么有元有清

play39:05

对吧

play39:06

为什么有这样的

play39:07

包括还有辽金这事呢

play39:09

就是说在传统的中国历史上

play39:14

都是非北方游牧民族占领所谓的这个中国

play39:18

但是今天我们说的这个大中国或者今天的中国版图

play39:22

你知道他是按照按照解放前

play39:25

就是按照前现代社会

play39:28

它实际上分为游牧区域和农耕区域

play39:32

原来以农耕区域为主建立中国的时候

play39:36

他有一个始终解决不了的问题

play39:38

就是农耕区域的政治文化制度

play39:40

它是无法管理游牧区域的

play39:42

就是打下来你也不想管

play39:45

你也管不了

play39:46

其实就是汉也好

play39:47

唐也好

play39:48

为什么汉武帝

play39:52

什么什么什么这个这个已经已经这个风狼狙戏了

play39:56

已经什么什么怎么着

play39:57

就汉朝最最最所谓从武功上最强大的这些东西

play40:02

其实没有任何意义的原因

play40:04

就是说你可以去风狼狙戏

play40:05

你可以乐事奄然

play40:08

然后呢

play40:09

然后你没有能力管它

play40:11

你知道吗

play40:11

因为你的这套体系是管理农耕区域的

play40:15

你适应的是从农耕区域怎么去征税

play40:20

怎么去管理

play40:22

一旦你打下了游牧民族所在的地

play40:26

你也只能获得一个名义上的或者是工业上的成功

play40:33

然后你最多是在那设个都府府

play40:36

设个什么这个节度使

play40:38

唐为什么节度使最终会出问题呢

play40:42

核心的问题就是说你还是没法管理

play40:45

虽然唐的创建者就已经不是纯粹的汉族

play40:50

所谓的这个叫做鲜卑化的汉族

play40:53

他还有一部分对管理这个

play40:58

管理这个非汉地非农耕地区的能力

play41:03

但是他一旦在这个中原地区

play41:07

在这个长安建都以后

play41:10

他慢慢的他这些能力就消失了

play41:13

但到了清的时候实际上

play41:17

就是清已经把这些所有的中国历史上的大多数的

play41:23

这个王朝或者帝制王朝的bug都给解决了

play41:27

那按照道理来讲

play41:29

对吧

play41:30

清不应该万万年吗

play41:33

对吧

play41:34

问题是你这个万万年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一个local

play41:39

一个本地化的一个局部的最优

play41:44

这就是你的问题

play41:46

当然清很悲哀的是

play41:50

以前这个局部最优

play41:52

在中国帝制的两千年历史里就是全局最优

play41:57

就是我们以前跟西方也好

play42:00

跟整个地球的其他国家的联系也好

play42:04

都可以简单理解成满一之国

play42:08

跟我们天朝上邦的一种小交往

play42:12

可以用朝贡文化来解决

play42:14

但到了清

play42:17

不是说1840年英国人打过来了

play42:20

所以英国比中国强

play42:23

你知道八国联军

play42:24

你知道后来的整个二战一战

play42:27

你就知道在清已经解决了

play42:32

传统的中国帝制社会的所有问题的时候

play42:36

整个世界已经把你清全部碾压了

play42:40

在当时大多数的西方国家

play42:44

只要进入到了现代文明的

play42:46

甚至包括日本

play42:47

日本算是进去的比较晚的

play42:49

他都可以把清打得满地找牙

play42:53

这就是局部最优的问题

play42:55

PC98 是一个局部最优

play42:57

Dark Comet是一个局部最优

play43:00

中国的HANKA和UC-DOS

play43:03

这都是当年大兴起到的东西

play43:05

他们都是个局部最优

play43:07

今天我们的信创都做不到局部最优

play43:09

就是局部可解

play43:12

安可和信创是局部可解

play43:15

但是当科技再往前走的时候

play43:18

你这套费尽心力去构建的

play43:22

跟西方先进科技背道而驰的东西

play43:26

怎么办呢

play43:28

用了五年以后

play43:30

一换代彻底全扔掉

play43:32

你知道对PC98 的用户来说

play43:35

就是PC98 在1982年

play43:38

它是一种先进的东西

play43:40

日本人不用买一台IBM PC

play43:44

在上头只写英文

play43:46

可以写日文

play43:47

可以做日本的办公

play43:49

可以做日文的写作和办公自动化

play43:54

但是到了PC98 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

play43:58

它就是一个民族伤痛

play44:00

因为这些已经用惯了PC98

play44:03

而且因为PC98 的原因

play44:07

拖晚了对Windows的学习和理解的这帮人

play44:11

突然之间

play44:13

当PC98 完全不流行

play44:14

所有的日本公司

play44:16

日本政府都要切换到

play44:18

Windows架构的时候

play44:21

他们就出了很大很大的问题

play44:23

他们就出了很大很大的问题

play44:25

这就是没办法的事情

play44:27

这就是没办法的事情

play44:29

这就是没办法的事情

play44:37

好我们最后聊一点点苏联的事情

play44:40

就是我觉得苏联的历史上

play44:43

有一个部分是被聊的比较少的

play44:46

就是我们都知道在聊苏联的计划经济

play44:49

聊苏联大规模的把精力放在这个工业科技上

play44:54

对农业的对民用的这些东西的漠视

play44:59

那么这个造成了

play45:02

对这种民用科技的漠视

play45:20

但是呢

play45:21

这只是苏联衰败的一个大部分的原因

play45:26

还有其实很多的原因

play45:27

是被很多人啊

play45:29

误解或者是不够了解的

play45:33

或者是被忽视的

play45:35

比方说我们如果去看那本英文版的

play45:38

Chip War 芯片战争

play45:40

或者我们去了解计算机发展历史中

play45:43

你就会发现

play45:44

苏联人他们经常搞出一些

play45:47

比较酷的比较独特的东西

play45:51

比方说苏联人搞过三进制计算机

play45:54

我们现在用的计算机都是二进制的

play45:56

苏联还搞过很多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play45:59

苏联人的数学物理都非常不错

play46:03

苏联包括比方我们玩的全世界最有名的一个游戏

play46:07

叫俄罗斯方块就是苏联人发明的

play46:10

而且是在苏联时期发明的

play46:13

那么这些东西

play46:15

以前被很少提及的是什么呢

play46:17

就是苏联因为为了彰显自己的技术

play46:21

另外就是在美苏冷战的时候

play46:24

苏联和美国是两个阵营

play46:26

所以苏联在科技的很多方面

play46:29

一方面在跟随美国

play46:32

另一方面就不断的

play46:34

试图去构建自己的技术标准

play46:37

有的是有意的有的是无意的

play46:39

有的是为了彰显我比美国牛逼

play46:41

比方说三进制计算机

play46:44

就是苏联可能想探索一些比美国更牛逼的科技

play46:48

但是另一方面有的时候是因为

play46:51

美苏冷战期间还有这个巴桶

play46:53

就是这个军事拘匀的一些东西

play46:55

还包括一些天然的

play46:57

因为美苏是分阵营的

play46:59

他们有一些商品的交流

play47:02

就是苏联是可以派间谍去美国的

play47:04

但是你不可能靠间谍一下买个一吨

play47:07

或者买个几万件的芯片

play47:09

所以苏联在供应上也会出现一些问题

play47:13

所以苏联的科技术

play47:15

各种各样的科技术

play47:16

跟美国其实一直都是有一定的差异的

play47:19

但美国的很多科技是跟

play47:21

所有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都是共享的

play47:25

或者说以前有个北约和华约

play47:28

北约就是美国的

play47:31

华约就是苏联的

play47:33

虽然这是军事条约

play47:34

但这中间涉及到武器禁运

play47:36

和一些科技禁运的东西

play47:38

所以它也是一种经济合约

play47:41

就是华约里头的经济是华约的经济

play47:45

北约的经济是北约的经济

play47:46

所以苏联其实它也受这个东西的影响

play47:49

比方说从芯片战争介绍

play47:52

我们知道的所谓的芯片技术

play47:56

在那个肖恩·瑞琳·萨克利

play48:04

就是萨克利他写出来他的第一本专著

play48:09

他发明了这个技术以后

play48:11

写出第一本专著以后

play48:12

马上苏联就倒印了

play48:14

就是说科学是无国界的

play48:16

苏联马上就可以拿到这个科学技术

play48:19

就是派个间谍捧本书就回来的事

play48:22

这个就可以倒印了

play48:23

这很容易

play48:24

而且在萨克利的在大学教的班里头

play48:28

就有苏联派过去的间谍

play48:31

就是作为学生

play48:32

但是苏联能不能用美式芯片呢

play48:37

能不能每个地方都用美式芯片呢

play48:39

苏联能不能用IBMPC呢

play48:41

在两国有大量的意识形态的竞争

play48:45

和经济竞争的前提下

play48:47

有的时候是你想用美国的一些科技

play48:51

人家不给你

play48:52

有的时候是你不乐意用

play48:54

各种各样的因素纠结在一起

play48:57

这些因素今天是被忽视的

play49:00

就是当

play49:01

就是包括中国

play49:03

中国在早期是选边站选苏联的

play49:08

你知道这个东西

play49:09

就一方面我们一聊起来

play49:12

当年这个就是选边站那事

play49:14

就是聊起来这个建国

play49:16

我们谈的都是成就

play49:18

那苏联是不是很好呢

play49:21

以49年中国的科技水平

play49:25

中国的发展水平来说

play49:27

苏联真的是很好的

play49:29

可以把你从战后迅速变到一个

play49:33

相对来说有一定的工业基础的国家

play49:36

但是同时你也走了苏联路线

play49:41

同时你也走了苏联路线

play49:43

到了72年尼克松访华

play49:46

最重要的是到了改革开放以后

play49:48

你会知道有一些苏联的东西

play49:51

你不换掉你没法走美式东西

play49:54

因为两边的科技术玩法是不完全一样的

play49:59

整个东欧集团的很多国家的经济落后

play50:02

有一大部分是跟意识形态有关

play50:05

经济有关

play50:05

但是很少有人提

play50:07

其实跟技术科技也有关系

play50:10

好吧这期节目我们先做到这里

play50:12

就是说我想讲的是什么呢

play50:14

就是说你今天可以做新创

play50:17

你可以达到某种程度的水平

play50:20

但是你很有可能在中国整个的科技发展上

play50:24

买一个大雷

play50:26

你一门心思的走一条路线

play50:30

但这条路线跟现在全世界最流行

play50:33

最先进的竞争最激烈的路线是背道而驰的

play50:38

短期内你可能看不到恶果

play50:40

但是科技一旦在迭代五年到十年

play50:44

你就很有可能要把它们全部拆掉

play50:47

全部切换掉

play50:48

你才能跟上当时世界科技的一个正常发展水平

play50:54

这就是日本走过的老路PC98 和DOCUMENT

play50:57

虽然DOCUMENT之前是先进的

play51:00

PC98 当年是跟得上的

play51:03

但是一旦整个科技的底层架构

play51:06

发生了一个跃升式的发展的时候

play51:08

因为你并不兼容新的科技

play51:12

你就只能把它们扔掉重来

play51:15

中国正在犯很多日本犯过的错误

play51:20

当然我们也有能力犯一些日本从来没犯过的错误

play51:23

这是我们的独特的优势

play51:28

这期节目做到这里

Rate This

5.0 / 5 (0 votes)